C&Z禁視態

關於部落格

本站已停更。感謝長久以來的關注!
個人創作請勿抄襲或盜用等,無經本人同意之舉動。
  • 1090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DRRR】噓。‧01


 
這是一天三月的下午。
 
平和島靜雄突如其來收到自己的宿敵──折原臨也之死的消息。
因為來得太快,措手不及。
 
正與前輩湯姆先生工作的靜雄猛地僵直在追討債務目標的人家門前,其中一手還緊緊握住因自己強大握力而扭曲變形的可憐門把。
 
 
*****
 
 
臨也的死,沒有喪禮也沒有立碑。
聽折原姊妹表示自家兄長會如此英年早逝全都自己活該,為了懲罰拋下家人先走一步的哥哥,她們決定不立墓碑,讓喜歡人類的臨也永遠不被人所記得,然後將燒成骨灰的遺體灑向大海,使離開的那人無法回到地面做壞事。
 
身為同有手足的靜雄,聽到此番話語不免蹙眉,然而畢竟是別人的家務事,自己本身也不認為臨也應該得到有好的善終,只能無奈又有些同情的為曾是自己死敵的情報販子歎氣。
 
放下一朵白如雪般美麗的百合,他站在堤防最前頭的地方。
海風吹拂著靜雄那頭耀眼似陽光般刺眼的金髮以及身上酒保服的衣物,墨鏡底下的深眸靜靜地注視遙遠的另一端海面。
 
──真的死了嗎?
 
靜雄有股不踏實的感覺,沉甸甸的、不好受,宛如有什麼把自己胸口堵得死死無法突破,然後又在心裡深處偷偷挖走了什麼重要東西。他討厭這種不暢快的心理,就像往年見到某人瞬間就脾氣火爆起來那樣,異常焦躁、異常不悅。
 
直到現在,靜雄仍無法確信臨也死掉的消息是個「事實」,那個令他厭惡至極、喜歡躲在暗處散布不幸種子,把所有人的生活攪得一團混亂、雞犬不寧的混帳男人,他打從心底不能接受對方會如此輕易地離去,這般罪惡的男人要是不多活久一點,簡直推翻「自古惡人反命長」的俚語。
 
就因為那傢伙是誰?折原臨也,新宿最惡的情報販子。
沒人有辦法束縛、也沒人可留住,他的存在就像是漆黑一片的夜空,什麼色彩都接納卻也什麼都沒留下,永遠將自己處在高高的位上,用不帶善意的目光俯視所有一切,貪婪、可恨的如同以他人悲劇作為糧食的吸血蟲,狡黠惡劣。
 
──那樣存在的男人,現在根本不應該死。
 
靜雄一個人佇立在原地,默默地思考有關「折原臨也」這個人的問題,心頭湧上眾多複雜的情緒。
他笑不出來,或者說他錯過能夠放聲大笑,恥笑某情報販子害自己死亡的機會。
 
幾日前得到消息後,靜雄的「暴怒」驟然從身上消失不見,彷彿變了個人似不再被周遭給激怒,安靜了許多,冷靜了許多,縱然一身的怪力尚在,可英俊的臉龐明顯少了許多表情,漠然的簡直就像他豐富的情感同離去的折原臨也一併消失,一點兒也不留。
 
憎恨與討厭同時。
焦慮與不甘心也同時。
心臟強烈鼓動著,但臉上卻什麼情緒也沒有。
 
靜雄想要吼些什麼,卻沒有頭緒。
心底那被關住的野獸無法叫囂,靜雄明顯感受到自己快要喘不過氣。
 
「臨也。」
 
緊閉的唇不自覺啟口。
靜雄一臉木訥的將手中僅有的兩朵百合往前方的海面拋出。
海水沾溼脆弱的白色花瓣,掉落的花朵浮在水上,隨著波浪起伏漫無目的飄移,最後被大浪所吞沒。
 
「我才不相信你死了。」即使說這話的人是你的家人和朋友──
 
「永遠、不可能。」
 
 
*****
 
 
他變得不像別人所認識的靜雄。
情緒不再明顯,冷靜且理智。
縱然「暴力」不再是他唯一的表達方式,不免讓一些人感到欣慰,然而過分異常得表現也引發認識靜雄的人擔憂。
 
不知從幾時開始,池袋的街道除了傳起折原臨也各種版本的死亡消息,也傳起平和島靜雄不再強悍、平和島靜雄殺了新宿最惡的情報販子後,變回普通人或者是平和島靜雄為了某個女人患得患失生了心病等諸如此類的流言蜚語。
 
沸沸揚揚、亂七八糟的謠言鬧得滿天飛舞,然而身為謠言的事主卻一點也不放在心上,就像是與自己無關。
 
不過這樣態度並不會減少刻意衝著謠言來找碴、挑釁的人們,最後靜雄不得不動用武力,勉為其難將找他麻煩的傢伙們當作沙包一個一個種在水泥地上,終結那些鬧得不可開交的八卦。
 
身為上司的湯姆先生對於這樣的晚輩有些看不下去,縱然他很高興靜雄的脾氣收斂了,可卻也同時從靜雄身上感受到一股不協調的氣息、萬分擔心,於是,他強制性要靜雄放上一天假,希望對方能好好適度休息、恢復以往。
 
靜雄無法拒絕前輩的好意,只好同意了這件事。
只是對於休假該做些什麼才能做到前輩所說得休息,他並不了解。
自從接獲臨也死訊的這十幾天以來,靜雄的心裏一直有股難以言喻的不適悶在那兒,只要想到那個突然走掉的傢伙就會莫名酸愴,心情幾乎差得難以食飯。
 
他總覺得自己病了,病得很不像話,卻又不知道是生了什麼病。
想生氣,狠狠咒罵被自己稱作跳蚤的男人,然而怎麼氣也氣不起來,簡直就像自己忽然忘了該怎麼生氣這回事,只能木然地處在原地,等待那湧上的想法消失,再繼續做其他事。
 
不相信死,卻貌似真的死了。
這個想法一直盤旋在他的心頭上。
即使他親自抵達折原姊妹聲稱海葬臨也的地方,仍完全否定臨也死掉的事實,只能以「貌似」這個字眼說服自己。
 
明明有那麼多人證實這個消息,為何不信?靜雄說不上理由,也無從理解自己這麼反對的原因。
他一直認為對方一定還在,不管以什麼樣方式,肯定是活蹦亂跳得到處惹事非。
 
因為對方是折原臨也,自己最討厭的犬猿之仲。
 
「不可能就這麼輕易走了……」靜雄喃喃自語,緩緩走在街道上邊注意周遭的行人,試圖想從那些行人中找出自己看了十幾年且最為熟悉的身影。
 
可惜,沒一個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