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Z禁視態

關於部落格

本站已停更。感謝長久以來的關注!
個人創作請勿抄襲或盜用等,無經本人同意之舉動。
  • 1090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DRRR】指尖距離‧參章‧05


 
或許因為在郊區的緣故,一身稱得上流行裝扮且身材又高挑的靜雄處在人口不多的郊區車站,自然吸引不少路人關注。
那種注視並非往常於池袋所感受到的畏懼,而是類似把人當新鮮事物看待的好奇。從旁擦身而過,無意瞥見帽簷下的女性,甚至不少會回過頭多看兩眼。
 
老實說靜雄並不擅長應付這樣的情況,他刻意拉低遮擋自己那張不難看且說得上絕對英俊的臉孔的帽簷,渾身不自在地環顧周遭投射而來的新奇目光。
 
六月十三號,Y市車站口,早上。
 
時間及集合地點是臨也選的,據對方表示這天預約兩天一夜海生館的遊客並不多,此外約在池袋新宿以外碰面能大幅減低被熟人發現在一起的可能性。本身沒特別想法的靜雄想了想也覺得有道理便同意了臨也的主意。
 
現在的靜雄就站在那,看著車站擺飾的大型圓鐘顯示當下的時間,眉頭忍不住深鎖。
 
──臨也那混帳該不會忘了今天的事吧?
他再次確認附近沒有像是臨也的人經過,咬牙切齒用自己聽得見的音量罵道:「那個混帳傢伙…──」
 
「噢~小靜早呀!」
 
才準備開罵,便聽見熟悉不能再熟悉的爽朗聲音從旁邊傳來。
 
「臨──也──君──喲──你這小子難到不知道守時的重要性嗎?!」
靜雄忿忿轉身,怒顏毫不有所保留地擺給姍姍來遲的臨也看,一把揪住臨也的領子往自己湊近,擰眉瞪眼的問。
 
「為什麼遲了將近一個小時才來?」
 
要是換作一般人早就因為靜雄的氣勢嚇到兩腿發軟什麼也做不了,不過臨也卻沒有半點害怕的意思,依舊泰然自若扯著笑容對視眼前的大火山。
 
「因為路上塞車。」
 
「聽你放屁,搭地鐵是要怎麼塞車!」
 
「那好吧,不如換個方式講,難得出來約會偶爾敷個臉、畫個妝、在鏡子前選衣服導致出門時間延後進而遲到,身為戀人的你應該不覺得這個理由過分了吧。」
 
「你當你是女人嗎?!」靜雄聽了嘴角一抽,想也沒想的吐槽。
 
「沒禮貌,誰說只有女人才需要,身為男人也必須有保養自己的觀念,這樣才不會被人們唾棄懂嗎!」
 
臨也不太愉快的想把緊緊揪住領子的手給扯下來,可力氣終究敵不過靜雄的蠻力,他只能像是洩憤似的用力拍打那隻爆青筋的手。
 
「小靜給我放手,衣服要被拉壞啦!」
「那就給我說實話。」
「不是講了嗎你真是──」
 
臨也生氣地奮力一腳朝靜雄的大腿踹去。
 
「仔細看看我,不就知道有沒有在說謊了嗎!」
 
被這麼一喊,靜雄停下要扁人的衝動,把怒火吞進肚子裡,專注地上下打量被自己拉住領子的男人。
 
的確。
聽對方這麼提醒,靜雄遲鈍地注意到臨也的穿著並非以往那套全身漆黑,外套一定要有毛茸邊的裝扮。
紅黑白搭配的休閒夾克、有型T恤以及攜著一條掛了許多鍊子的皮帶的黑色牛仔褲,套在本身擁有清秀娃娃臉的臨也身上,外表年紀似乎又更加年輕。
 
要是被誰給指稱為二十歲初頭的毛頭小子,大概也不會有人起疑。
 
此外──
 
靜雄鬆開拉扯臨也領子的手改為托住下巴,稍微彎了身仔細端相對方有些染起淡淡緋紅的臉。
手指碰觸皮膚間的觸感,讓靜雄了解到臨也沒有在說謊。
 
「搞什麼呀,還真的有擦啊跳蚤。」靜雄吃驚的說。
 
在他的認知裡,身為男性是不太需要所謂的保養與化妝,畢竟不像女性那般重視外表的美。
不過臨也倒不這麼認為,他再次拍打靜雄托著自己下巴的手,一雙銳利的眸子微微半瞇起。
 
「即使是男人也得擦隔離霜,不然長期下來皮膚可是會變得很難看。」
臨也沒好氣的反駁,隨即想到什麼換上飽含調侃意味的微笑。
 
「唉呀,也是吶──身為怪物化身的小靜怎麼可能知道,大概連最基本的洗臉也不會吧?如果是這樣那可就糟糕了呀,在過不久的將來堂堂池袋的都市傳說──平和島靜雄居然要從大怪獸變身成老怪物,我看喜歡怪獸的小朋友可能會哭哦!」
 
「臭──跳──蚤──你──」
 
靜雄盛怒吼道,手不受控制的些微一緊,出力的手背上頓時乍現顯而易見的可怖青筋,被拖住下巴的臨也下意識因為疼痛瞇緊眼睛。
 
──完蛋了。
同時間在臨也的腦海浮現。
 
──太大意了。
即使離開了池袋,平和島靜雄仍是破壞力媲美魔神般存在的怪物。
縱使他們交了往,隱藏在表面下的危險依然不能忽視。
 
忍著彷彿下顎要碎掉的痛楚,臨也打算掏出藏在暗袋內的匕首試圖攻擊被自己激怒的靜雄。
不過在尚未掏出前,對方率先有了動作。
 
原本施加壓力的手忽然鬆開,未等臨也釐清情況,靜雄猛地一把就是扯住對方的手臂離開車站。
 
「小靜?」臨也瞪大眼,來不及反應到底怎麼回事。
 
「走了。」
僅僅簡單拋了兩個字,沒有回頭。聲音仍聽得出壓抑的憤怒,但和前分鐘醞釀的危險氣氛比起已經好上幾百倍。
 
望著前方努力克制暴走又強拉自己走路的男人,臨也不自覺揚起與「無奈」挺相符的笑臉嘆氣,瞥了眼放置在附近的一塊道路牌子,心中危機的大石頭頓時卸下大半。
 
「小靜可真溫柔,居然打算放過我,一點也不像怪物了啊。」他不甘心說道,同時在內心一角感受到莫名的暖流竄入。
 
聽聞後方像在諷刺又好似撒嬌的抱怨,靜雄強力忍住想開扁的衝動,回頭瞪了嘴巴仍壞得很糟糕的情人兼猿犬之仲。
 
「吵死了臭跳蚤,不要逼我難得約會就宰了你。」他努牙突嘴的怒叱。
 
「剛剛的事就當沒發生過……真的不要讓我殺你,臨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