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Z禁視態

關於部落格

本站已停更。感謝長久以來的關注!
個人創作請勿抄襲或盜用等,無經本人同意之舉動。
  • 1090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DRRR】指尖距離‧貳章‧04


 
臨也越想越不痛快,想到今天特地跑來卻被人冷落就覺得委屈……嗯,委屈這個詞貌似並不恰當,可一時也想不到更好的詞彙。
他就是不爽暴力笨蛋不理會自己,造成心理不平衡。
 
於是他開始揣測。
 
「難到被炒魷魚?」臨也懷疑得問。
「不是。」靜雄一秒回絕。
「那幫老闆抵罪?」
「不可能,你當我家上司跟你一樣混帳嘛。」
「這倒也是。」臨也聳聳肩不否認自己的白目,很自然地忽略靜雄眼神殺過來的鄙視。
 
隨後又想了想,眼神變得銳利。
 
「假如都不是……那該不會小靜你背著我偷女人,還不小心把人家肚子搞大現在想要跟我談分手,所以才在這邊給我安靜老半天也不搭理,想始亂終棄?」
「我靠你神經病──怎麼可能!」
靜雄瞬秒暴怒,身後彷彿燃燒起燙人的火燄。
大手用力拍打桌子一大響聲,原本平整的桌面頓時凹出痕跡,甚至出現明顯的裂痕。
 
「臨也君喲──我沒懷疑你,倒先懷疑起我,想找死就說聲──你當我是隨隨便便的男人嗎,啊啊?該注意的人是你吧?!」
「唉噢,誰叫你不肯說,我只好亂猜測啦!這不能怪我,是小靜害人誤會在先。」
臨也沒料想對方反應如此激動嚇了一跳,稍稍意思意思性拍對方肩膀要人冷靜,於此同時原本不太好的心情因為靜雄這番話好多了些。
 
──該死的,好燙。
臉頰湧上的熱意不禁令臨也心裡一陣混亂。
害臊與不知所措的尷尬霎時盤旋頭上,忍不住扯開嗓子對著沒自覺自己說了甜膩話的靜雄繼續回話。
 
「反駁就反駁沒必要那麼大聲示愛,我沒耳聾也不是笨蛋,說得那麼直接你不覺得害臊我都難為情了──」
 
「所以,小靜到底在想什麼?」
 
他以誇張的燦笑朗聲揶揄,身子向前傾斜靠上對方,輕薄的唇近乎湊近耳邊。
溫熱的氣息噴灑在敏感的皮膚上,靜雄因濕濕熱熱的觸覺猛地全身繃緊一震。
 
靜雄狠狠咬牙瞪過去。
後者仍保持從容不迫的態度回予笑臉。
 
兩雙眼睛大眼瞪小眼的僵持在那,沒一方想退讓打破局面,更準確說臨也壓根打定主意要人回話才肯放軟的姿態等待使終不情願脫口的靜雄乖乖投降。
 
眼看湊得老近的臨也卯足勁和自己玩心理戰,莫名而來的憋扭堵得靜雄心裡不好受。
明明只要短短幾句講出來就能如釋重負,明明說出來就不用繼續糾結東與西搞得心裡不暢快,偏偏話就是停在嘴邊出不了口,靜雄默默覺得好生狼狽,對於自己宛若膽小鬼的行為感到不忍講得丟臉。
 
──煩死了。
靜雄眉頭深鎖,心底不停咒罵。
沉沉吸了口氣,彷彿拿出決心準備赴死沙場的勇士一般,從褲袋掏出乾扁的物體,氣勢凶猛的朝臨也「投擲」而去。
 
更準確的形容──根本就是用「砸」的。
 
「小靜你幹麻!」
臨也驚險閃過,心有餘悸的轉過頭,狠狠瞪向著落地面的東西。
仔細一瞧,居然是一只黑黑舊舊、熟悉不過的皮夾。
而那正是靜雄本人所有。
 
「給你的答案。」靜雄惱羞成怒似把頭撇向別處。
「啊?」
臨也指著皮夾,摸不著頭緒有些傻眼的嘴角抽動兩下問。
 
「什麼、答案?」
「自己看!」
 
看什麼呀!
 
一時間,臨也有股衝動想往眼前的暴力超人身上忿忿地捅個幾刀。咬牙切齒地以最快速度整理想要對方去死的情緒,稍微移動位置撿取被他視為凶器的皮夾。
 
老實說,那只皮夾並沒什麼重量。翻開皮夾包,將裡面的東西翻倒出來,只有幾張鈔票、零星銅板以及信用額度不大的卡片,看在臨也眼裡真心想笑。
 
這怪物到底都怎麼過日子的,只有這點錢真的能生活嗎?臨也心裡愉快地想。但又思考到既然對方都被自己稱作為怪物了,哪能有生命力不強的道理?於是他索性將這想法當作沒發生過,立馬拋諸於腦後。
 
皮夾的夾層翻呀翻的,突然瞥見好似折扣劵的紙,基於好奇心驅使,臨也想也不想就將其掏出打開來瞧。
畫面上幾個大字頓時吸引他的目光。
 
「小靜說的答案是指這個嗎。」
臨也先是愣住半晌,隨即像搗蛋成功的小朋友用歡快的口吻將靜雄放在皮夾許久的招待券整張亮在面前。
 
靜雄睨視了一眼,什麼話也不想說。
然而那張糾結要死的臭臉仍讓臨也猜到了答案。
看著對方憋扭到家的舉止,臨也不由得很沒良心的捧腹大笑。
 
「哈哈哈小靜原來還童心未泯,想找我去海生館玩嗎!簡直太有趣了,難道不擔心被人發現我們倆的關係,或者我故意惹你生氣導致破壞設備,然後砰一聲大家捲進水裡陪魚蝦作伴?」
 
臨也抱著笑到抽痛的肚子,攀上靜雄的肩:「先聲明,我絕對絕對不要和小靜你同歸於盡,那種像笨蛋情侶的死法,太侮辱我的人格,要死小靜自己去死,別拖喜歡人類的我下水,知道嗎。」
 
能帶走我生命的只能是我自己和我所愛的人類!」
 
「混蛋跳蚤你是吃飽撐閒想討打嗎?!」
 
「不,我只是說實話~」
 
臨也動作浮誇的拂開臉上笑到溢出的眼淚,不顧形象的朝側身空位處豪邁地啪咑躺地,衣服上金屬的零件甚至因撞擊地板敲出清脆的鳴音。
 
有趣。
實在太有趣了。
 
被自己稱作怪物的男人,臨也從未想過靜雄會有主動邀約自己幽會的那日,壓根子打定主意認為這個「選項」是絕對不可能發生也絕對不會是呆頭鵝如那個笨蛋怪物會想到的事。
 
臨也絲毫不指望也不期待,對他而言那只是種奢侈又愚昧的妄想。
 
『不去指望,自然就不會有所失望。』
臨也自認理念想的完美,但他忘了不管什麼樣的理念放在怪物身上,凡是都會有個意外。
 
──就像現在。驚喜和衝擊震得他那宛如機械般精明條理的思緒整個打亂,激動的情緒短時間難已收復。
 
平和島靜雄,對臨也來說就是這樣一個人。
明明個性愚蠢,行為卻難以猜測,總是有辦法在任何時刻將他的內心世界攪得天翻地覆。
 
討厭平和島靜雄,絕對比誰都討厭。
討厭到想對方消失的念頭時時刻刻上演。
但──偏偏臨也不得不承認因為對方就是這樣一個男人,所以自己才會被深深吸引。
 
──『混蛋小靜永遠是不按牌理出牌的大笨蛋!』
在臨也想法裡始終揮之不去。
 
然而靜雄並不曉得自己的行為正帶給臨也巨大影響,只是感覺對方比平常更像個瘋子擾人。
 
「我說你呀夠了沒!」
靜雄惱羞成怒的抗議,可被罵者無動於衷仍繼續笑著。
 
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停不下來。
好想笑,好好笑。
 
到底這個笨蛋暴力超人為何能老是做出令人出乎意料的事呢?
 
──區區一個大笨蛋。
 
臨也抱著肚子捲曲抖動不停的身子笑得合不攏嘴。
好不容易笑累了,終於恢復點理智想回頭和靜雄聊個幾句。不過對方或許真的被惹毛了,以致於以往在生氣也會回幾句的靜雄,現在連吭聲都不想,人完全背對著臨也自顧自抽菸,打算把臨也徹徹底底當作空氣。
 
望著靜雄厚實的背部,臨也自知理虧摸摸鼻子坐起身,手中尚拿著被他弄得皺巴巴的票劵。
 
房間此時此刻沒有任何聲音,安靜得讓外頭傳來的摩托車引擎、人聲,甚至連浴室微小的水滴聲響都格外清晰。
 
他再次把視線放在票劵上,思考許久後把票劵塞回靜雄的皮夾裏。
隨後,臨也站起身從靜雄身後撲上去牢牢攬住男人的脖頸。
姣好清秀的臉輕輕湊向對方耳邊說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